一方荷塘一只钵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蓝狐

去了一趟荷塘。

深秋了,那满池粉红粉红的沉甸甸的心事,谢了。

曾经喧闹的水面,转而静得有些空寂。还有那些凋败的一度肥硕的荷蒲,茎,花瓣,俨然倒映成草书的文字,让人好生慌了眼眸,乱了心跳。而就在我猛一回首之间,深秋时候的最后一只彩蝶,拍打着留恋然而疲惫的翅膀,飞走了……

秋季原本是色彩尤其丰富的季节,有人甚至曾经使用先进仪器对此加以分辨,细化,结果总结出所谓秋色的种类,竟然多达一千余种。粉,在我的印象中,最早就是起自荷花的,那团团相依相伴相契相融的粉嫩粉嫩的颜色,于我仿佛就是一场氤氲着浪漫心事的情梦,让人每一次照见,便觉心切情暖,意真爱浓。虽则在粉色之外,尚有白莲之类,但那多情的粉,似乎正如彩蝶啜萼般,将那深挚的色彩深切地扑打在我的心境之中,而让一种无法挥却的粉红粉红的情怀,个性地张扬开来,成为一种心跳的生成。太多杂乱的色彩和色彩唤应的情绪都被过滤掉了,我好像只允许自己保存这独有的荷花唱叙的粉色故事,且一遍遍为之陶醉,无法醒来。

九月。还在荷花丰沛时节,曾经在那荷塘边上精心留下一个瞬间,那是满池荷花盛开得尤其烂漫时候,我留给自己的一张面带笑容的彩照。天明水静,心晴意朗,这样的时刻,对于我这样一只多愁善感的“蝴蝶”而言,实在太过难得了。尤其是自己居然有心扑倒在荷塘边上,面对大片的粉,大把的绿,大段的抒情诗一样的荷塘的心事,定格了自己一阕亮丽的表情。或许,我沉闷的时日相对较多,一旦偶然张开翅膀,抖出精彩,非但令自己心意舒朗了不少,甚至就连友人也颇感欣慰。宽心之余,我索性将这照片扫描后存入微机,并精心将其制作成了一帧贺卡,赶在友人生日时候,发送了过去。我在心里祝愿:你不仅收到了我的一番祝福,应该还有那满池粉嫩馨香的绝色深情……

昨天。忽然发觉荷塘里的颜色终于淡了,静了的水,还有振翅远去的蝴蝶,让人陡然感到一种萧瑟。我甚至在那池塘边上分辨了良久,却依然没能读懂水面上倒映的由凋败的荷大段草书的文字。心事啊,或许所有的心事都只有一个化解,我哪怕再多生出一双慧眼,想必也无法辨别了荷塘渊远深刻的蕴涵,温婉悱恻的心事,神秘旖旎的依恋,而只能任由那团团相依相伴相契相融的粉嫩粉嫩的颜色,丰美了心境,瑰丽了视线。只是,只是面对这平静的水面,我难平的心曲原本埋藏着多少热切的企盼——

把你的灵光给我

为你画一树菩提一尊佛

把你的圣洁给我

为你塑一方荷塘一只钵

荷塘,纵是已经凋败了的荷塘,仍会让我想象成一只祈祷真情的钵。

 

蓝狐,本名任东升,辽宁省抚顺市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抚顺市作家协会理事。作品散见于《星星》《作家报》《华侨时报》《欧华导报》《当代国际汉诗》等报刊。着有散文集《鎏金的典藏》,长篇小说《粉足》《炼狱1929》等。现为抚顺矿工报社副总编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