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水笔下的诗性世界 —— 《三月骚动》读后随感

 

作者:张晓阳

与心水先生神交已久。他的长篇纪实小说《怒海惊魂》所记叙的,南极星号货轮上的那1204名难民,在风雨飘摇的海上的那一场噩梦,曾经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灵。更让我震惊的是,小说中讲述的故事并非虚构,而是作者当年携家人逃离越南,在海上九死一生的亲身经历。那一段悲壮惨烈的苦难历程,由于心水先生的小说而走进许多人的内心世界,成为海内外华人不能忘却的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记忆。

心水先生原名黄玉液,海外著名诗人、作家。祖籍福建厦门翔安区大路,生于南越巴川。一九七八年携眷海上逃亡,在怒海上赌命十三天,最后沦落荒岛十七日,后获救到印尼,翌岁三月获澳大利亚人道收容,移居墨尔本。曾创立“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并担任首届与第二届秘书长职务六年,现为该协会名誉会长。他不仅是一位小说家,而且还是一位享誉海内外的著名诗人。在出版两部长篇纪实小说、四册微型小说集的同时,还有两本散文集与两册诗集问世。这个西风萧瑟的深秋,远在南半球墨尔本的他,给我寄来了他的一本《三月骚动》。这本诗集中的150多首诗作,是从诗人二十多年创作的大量诗作中精选出来的。全书八辑:山水、岁月,亲情、花鸟,时事、红尘,汉俳、江湖。其题材之多样,内容之丰富,可谓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在这个秋风飒飒的夜晚,似感到有南半球的一缕春风扑面而来。诗人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多姿多彩、千红万紫的诗性世界:

幽幽兰香穿堂入室

是你骤然将春天的裸姿

展现青翠树梢上

群鸟纷纷议论,笑说昨夜

那场细雨流传的绯闻、、、、 (《花雨》)

幽幽兰香,故园秋月。小城徘徊,海之恋歌。风雨中一路行吟,感于心而动于情。绵绵细语,娓娓道来,在人性的彰显中,作者持守的是一种诗的虚静。

感情真挚,大爱情怀,是这本诗集的一个显著特色。特别是他为母亲、父亲、妻子和内外孙所写的作品,其感情之浓烈、诗艺之成熟,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当然,不仅仅是亲情。在山水的吟唱、岁月的感叹、花鸟的沉迷、红尘的罗网中,诗人的激情同样丰沛,真挚而又热烈。这些诗作中,我们同样能够感受到诗人那感情的波澜与内心的寄托:

焦黄干枯弯曲弓背的一片枫叶

孤独陈尸图书馆前

我骤然踩踏,三月初秋的

第一声惊呼,响自脚底呻吟

竟是生命最后呐喊、、、、 (《三月骚动》)

托物言志,触景生情。诗人生活在南半球的墨尔本,那里的三月不是春暖花开,而是西风飒飒的秋。面对一片被踩踏的枫叶,诗人听到的“竟是生命最后呐喊”。这一声“呐喊”,至今仍让我感到触目惊心,心中被掀起的波澜一直难以平静。这种对生命的怜爱、尊重与沉思,在作者的诸多诗篇中均有所体现。在《九一一事件》中,“地球晕眩呼痛”。在《阿富汗难民》里,“所有眼睛皆空洞迷茫”。在《钟声》中,诗人感慨:“地球已被六十亿的苍生/压到不胜负荷”。在《罗网》中,诗人哀叹:“时间撒下天罗地网/我是被捕的鱼”、、、、、

诗语的沉重中时有顿悟,行间的平淡中嚼有余味。读心水的诗,我们可以感受到生活的厚重与忧伤,感受到生命的力度和韧性。在生命与语言的瞬间交锋中,诗人帮助我们实现了一次灵魂的超越。

意象新美,韵味悠长,是这本诗集的又一特色。诗人在重视炼字炼句的同时,特别注重对意象新美的追求。诗篇中的大部分诗作,飘逸而不失沉凝,悠远而不失深邃,随意而不失典雅,刚毅而不失柔润。寓言性,隐喻性,思想性。承载历史与文化之使命,承受生命与生活之重:

冷冷寒光自天外照射

奔驰万亿公里赶来

迎接相距数千光年外的眸子

我是唯一的见证人、、、、(《孤星》)

冷冷的寒光、、、、相距数千光年外的眸子……读到这样的意象,我的心不由为之一惊。星之孤,又何尝不是一种心之孤?闪闪烁烁,又无声无息。现代社会中的那种不被理解的无奈、孤寂、孤独,在这首《孤星》中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再如:“纸片如蝶舞/飘逸在空中凌乱起伏、、、、”似有一种岁月沧桑的悲凉扑面而来(《风的踪影》)

“乌黑着脸的大理石/不方不圆,冷冷的屹立、、、、”诗人失去亲人的悲苦与哀伤之情,跃然纸上(《母亲的墓碑》)

“唐人街摆卖的月饼,漂浮/浓浓淡淡的乡愁/嫦娥也难耐寂寞,渡海/越洋移民来、、、、”诗人所表达的海外华人的乡愁,直抵每一位炎黄子孙内心深处的思念与忧郁(《故园秋月》)

这样的例子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诗为心声,言必由衷。以现代生命情景穿越古典意境,超越自我,超越自然与物质,实现心灵感应。心水的诗,是我们心灵的一次渡劫。因之,我们实现了一次精神上的放逐。因之,我们的思想也由此而升华到一个理性的感悟、哲思的层面。

心水先生诗文俱佳。他笔下的诗性世界,让我们看到人世间最美好的人性。

几千年来,诗,一直在我们这个民族的血管里流淌,滋养着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和灵魂。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吐纳珠玉之声,卷舒风云之色。在这个世界的动荡与变革中,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我们不能没有诗歌。

    (2017年11月4——9日,于南京雨花台下秋乐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