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你一窗金子好吗?

 

作者:汤飞(四川)

初冬周末的清晨,我美美睡了一个懒觉,才告别暖和的被窝。拉开窗帘,一团金子般黄里透白的阳光争先恐后地涌进来,瞬间充满整个屋子,满室生光辉。我惊讶且惊喜,宛如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随着季节的转变,夏天脾气火暴的太阳此时已经温柔得像只猫。恰好对面阳台上卧着一只微胖的灰猫,正慵懒地伸腰、打哈欠,前爪虚空一抓,仿佛要抓一把阳光塞进嘴巴,当作早餐,换一换口味。

我的窗台上,稀稀落落地坐着几盆植物,阳光是奇特的魔法,让它们一改往日沉闷的状态,竟然对着徐来的暖风舒展娇弱的身子。弱能禁风,骨头虽细,骨气还是有的。

房后有一匹毫不巍峨的青山,沐浴在阳光里,原本墨绿的外衣嫩了三分,容光焕发的老油条摇身变成小鲜肉,与蓝天白云更加般配。望着他乡的“青白蓝”,心中情不自禁地腾起一股乡愁。回家的道路越来越平坦,回家的归途却挤不进柴米油盐的生活日程,总有不得已的借口做挡箭牌。一年又一年过去,我收获了一圈圈挥之不去的年轮。故乡的模样被风尘覆盖,深浅不一地埋在心底,何时才能来一次“考故”之旅呢?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在山脚下的菜地里忙碌。理一下蔬菜,拔几棵野草,又从附近的沟里打一桶水,用瓢浇灌,一丝不苟。她在这块巴掌大的土地上种了好几种蔬菜,界线分明,长势不错。既得其利,又得其乐,也许在老婆婆的眼里,这便是她的桃花源,世人却还在苦苦寻觅,不过是自寻烦恼罢了。人们向往《从前慢》描述的情景,深深为之痴迷,可谁又肯真正慢下来,认真地注视自己的菜地呢,像她这样。

菜地四周有几株木芙蓉,花开双色,粉红玉白争奇斗妍。虽然不在人来人往的大道旁边,但她们依然尽情怒放,毫不掩饰全身的美丽,即使没有得到一句赞叹。有时候,孤芳自赏或者自恋亦需要勇气。凡事如果都以回报为行动的先决条件,途中的每一句话每个表情皆谋划得天衣无缝,哪还有何痛快可言?行到山穷处、坐看云起时,自然而然岂不更妙?

闲坐窗前,享受阳光温柔的抚摸,播放喜欢的音乐,翻看喜欢的书。阳光拥挤在洁白的书页上,随着每个方块字跳跃,与句子组合成一种有别于灯红酒绿、节奏铿锵的雅趣。这或许是特定时间特定景致里的附庸风雅吧,没关系,反正又不拍照晒到朋友圈供人品头论足,自己默默体验就好。

阳光灿烂的日子似乎过得特别快,我怀疑上帝将时针当作分针了。没听几首歌,没看几页书,没发几次呆,太阳已经透过窗子在桌上投下斜斜淡淡的影子,它将要隐没在青山的背后。

我没有时间悲伤,反而暗暗庆幸:自己真切地拥有过时光赠予的一窗金子,认真做了一回内心充实、情感富足的人,哪怕只有一天。就算明天我依然只能喂马、劈柴而不能周游世界,还是满怀虔诚地期待上天再次赠我一窗金子,照拂心灵,不使染尘埃。

如果赠予匆匆的你一窗金子,你会欣然接受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