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人物: 余松机的坎坷移民路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唐孝先

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一个暖冬的下午,我有幸认识华人长者余松机(Tung Gay Yee)先生。余老先生1929年出生在中国广东台山乡村,今年88岁高龄了。他身材不高,因年轻时长年劳累,显得有些蒼老,不过腰背依然挺直,精神矍铄,憨厚的笑容露在脸上。

1951年,余松机偕同比他小一岁的弟弟余松柏(Tung Park Yee),在香港获得赴美临时签证,来美国与已是美国公民的父亲团聚。

到美国后,余松机在杂货店打工、在餐馆洗盘子。工作繁重,时间又长,他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星期工作7天,每月挣80美元。有时美国老板会让他休息一天,他说那就是老板的大恩大德了。由于他干活认真,不怕苦不怕累,老板给他加过一次薪,从一个月80美元加到一个月100美元。

他这样成年累月打了6年工,稍有积蓄,决定自己做生意。

1957年,余松机来到亚利桑那州一个名叫雷(Ray)的铜矿小镇,该镇就是以雷氏铜业公司(Ray Copper Company)命名的。他开了一家铜皇后餐馆(Copper Queen Café),自己当厨师,供应美国餐。一套早餐最多卖25美分,一套最丰盛的晚餐卖1美元75美分。余先生的铜皇后餐馆的食品,价廉物美,味道可口,铜矿工人喜欢光临。

余先生具有中国人勤奋、善良、慷慨大方、富有同情心、自己又非常节俭的传统美德,他交了好多美国朋友,大家都叫他Chuck。有的矿工朋友手头拮据,向他借点钱,等发工资后还,他都有求必应。他总会忘记某人借他钱,以后再也不会提起。这样讲义气的人,有口皆碑。

1959年,铜矿工人举行旷日持久的大罢工,没有工资收入。有些工人在饥肠辘辘时走进余先生的餐馆,他们是他平时的顾客、朋友,他理所当然免费招待他们。他前后一共送给罢工工人几百份饭菜,对于他的这样小本生意来说,不容易呀!人们对他更是倍加赞扬。

1957年开始,美国移民归化局刁难余松机,说他已经逾期居留,要递解出境。余先生申辩他父亲是美国公民,按美国移民法他们兄弟俩可以依亲移民。移民局官员懒得查阅他父亲入藉档案,反而要余先生出具材料,证明他父亲是公民。他找了材料呈上,移民局一再说材料不全,要他补。

政府为余松机的移民案子开过好几次听证会,最后第九巡回法庭判决,他提供的父亲是公民的材料不足。

在这无可奈何之际,矿工堂 • 比肖普(Don Bishop)带头发动雷(Ray)当地的居民和邻近的索诺拉(Sonora)、较远的苏比利尔(Superior)等小城镇居民签名联署,为他申诉。一下子收集到500多人的签名,最终得到超过800人的签名。

亚利桑那州的美国参议院议员卡尔 • 海顿(Carl Hayden)和美国国会议员莫里斯 • 尤德尔(Morris Udall)联名为余松机提出特别议案(Special Bill),直接送交国务卿。1962年6月25日,这项3469号议案在参众两院两读通过,余松机获得美国合法身份。

余松机先生的这段传奇经历,1962年1月8日《亚利桑那共和报》(The Arizona Republic)和1962年7月19日《铜矿盆地报》(Copper Basin News)都有报道。余先生把这两份报纸夹在镜框里珍藏,它们是他坎坷移民入藉路的见证。报上有段话感人肺腑,意思是余松机方方面面已具备美国公民的素质,把这样的好人躯逐出境,简直就是犯罪。

从1957年5月至1962年6月漫长的五年多时间里,余先生面临递解出境,身心受尽煎熬,别人很难想象。

他22岁来美国,打工谋生,收入微薄,尽管多次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也有姑娘主动向他示好,他都婉拒了,原因是“我没钱养家活口。”直到他36岁时,收入稳定了,他才结婚成家。

现在余松机老先生退休在家,颐养天年。他有三子两女,七名孙辈子女,个个孝顺。他一人独居,寂寞无聊,于是每天到梅萨(Mesa)市他广东老乡开的谭华参茸海味店坐坐,聊聊天,帮助做些事情。店主请他喝茶、吃饭,如同一家人。大家都戏称他为“88岁的老义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