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韦元龙

初读三毛的作品,是在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偶然在书店发现一本装璜很美的薄集子,作者是台湾的,名叫三毛,名字挺吸引人,扉页上还有她本人的几幅小照。而那本书名呢—–《梦里花落知多少》,当时正值风华正茂,青春岁月,故而多愁善感的心境时常被花梦蝶影所侵扰,这美丽的书名促使我毅然掏钱把书买下,回来一口气读完,获益匪浅。

本书以精短散文的风格,自由自在地叙述三毛少女时代的梦想,无拘无束地把她与荷西的真诚爱情娓娓道来,荷西的死对三毛的打击都在哀而不伤的笔调里,饱含着对爱情的忠贞不移和对人生,对未来的坚定信心。

“许多个夜晚,许多次午夜梦廻的时候,我躲在黑暗里,思念荷花西几成疯狂。相思,像虫一样慢慢啃噬着我的身体,使我成为一个空空茫茫的大洞。夜是那么的长,那么的黑,窗外的雨,是我心里的泪,永远没有滴完的一天。”(《不死鸟》)猛然间读到这样至真至切的词句,让人感到一个纯情如水的女子是如何以生命和心血去深爱着她的丈夫。三毛那刻骨铭心的情感,深深的震撼着我,感染着我。

荷西死后,三毛挚诚地祈求神灵:“神啊!你拿去了荷西,我的生命已再没有意义—–自杀是不可以的,那么我要跟你讲价,求你放荷西常常回来,让我们在生死的夹缝里相聚—–我的神,荷西是我永生的丈夫,我最懂他,忍耐对他必是太苦,求你用别的方法安慰他,补偿他在人世未尽的爱情……”(《明日又天涯》),此情此景,读后直教人漱然泪下。

荷西的死,对三毛的打击是巨大的,但三毛并没有因此萎靡神伤,一蹶不振。她说:“命运的多舛使我被迫成熟,这一切的代价都当是活下去的力量。”三毛认为:“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生命和躯体里必然是有使命的,越是艰难的事情越当去超越它,命运并不是个荒谬的玩笑。”因此,三毛才会一直以炽热的爱与坚定的信心去从事文学创作,周游世界各地,纵览各国异域风情,并以超人的勇毅和非凡的坚韧,闯进荒无人烟的沙漠,成为乞今为止世界上第一个只身横穿撒哈拉大沙漠的女强人。

三毛以她作家敏锐的洞察力阐述了悲欢离合的人生哲理:“其实人生的聚散本来在乎一念之间,不要说是活着分离,就是连死也不能隔绝彼此的爱,死只是进入另一层次的生活,如果这么想,聚散无常也是自然的现象,实在不需太过于悲伤。”(《归》)。在荷西死后的时光里,三毛怀着对祖国大好河山的无限眷念之情,几次飞回大陆,拜会漫画大师张乐平先生,并深入新疆腹地找到民歌大师王洛宾先生,与之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成为我国文坛、艺坛久久相传的佳话。

三毛在作品中对人生的豁达态度和积极向上的精神,对于当代热血澎湃的文学青年具有积强的感昭力和广泛的感染力。这本书,我读完了第一遍后,久久不能掩卷,紧接着又读第二遍、第三遍……在书中与主人公一起热恋、一起欢歌、一起痛哭、一起畅游世界各地。

对待爱情,三毛是极其审慎、挚诚而又忠贞不渝的。她与荷西结识六年后才结婚,婚后三年才吐出“我爱你”这么一句有许多当代青年爱作为口头禅的话语!她是把一颗心全托付诸在行动上了,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三毛说,“爱情有若佛家的禅不必说,一说就破”。三毛这种高尚而又严肃的爱情观,对于现代某些青年游戏人生、纵情滥爱的人生态度,无疑是大有裨益的。

值此三毛绝尘27周年祭,再读三毛,心里花儿碎梦中。

 

(作者简介:韦元龙,男,布依族。中国作家,发表散文、诗歌、小小说若干。现为中国龙网总编辑,《窗口》文学微刊主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