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嘻哈?广电总局“四个绝对不用”一刀切

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宣传司司长高长力日前在宣传例会上提出,广播电视邀请嘉宾应坚持“四个绝对不用”标准, 即:对党离心离德、品德不高尚的演员坚决不用;低俗、恶俗、媚俗的演员坚决不用;思想境界、格调不高的演员坚决不用;有污点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演员坚决不用。另外,总局明确要求节目中纹身艺人、嘻哈文化、亚文化(非主流文化)、丧文化(颓废文化)不用。

广电总局在这个节点提出“四个绝对不用”的标准,坊间认为与此前PG One被爆出与演员李小璐的婚外情绯闻有很大关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PG One的事件不断发酵,广电总局对嘻哈艺人的管控接踵而至。随后,Jessie J和GAI都在某比赛中被退赛,中国内地嘻哈随即陷入巨大动荡和不确定周期。可以说, 太多的“场外因素”主导了GAI的退赛,而广电总局在对流行文化加强管理的同时,提出的“四个绝对不用”标准值得推敲。

第一,广电总局提出的“四个绝对不用”标准不仅模糊而且欠缺实操性。“离心离德,品德不高尚”的界定范围在哪里?我们应该怎么去评判一个人的品德是否高尚?关于这个的判断方式,广电总局并没有给出具体细节。同样的,低俗恶俗媚俗的判断准则又是什么?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争执从未停止。普通的民众是否有权利自主选择高雅或是通俗的文化?如果说有绯闻,有道德问题的演员要弃之不用,这个标准比较好衡量。但广电总局要求思想不高格调不高的演员坚决不用,这样含糊的表述可能会误伤边缘艺人。

第二,总局对纹身艺人的明令禁止,也有点过度反应。此前,诸如此类的简单一刀切亦不乏先例。比如对于《武媚娘传奇》电视剧的删减,使得原本的剧作沦为“大头贴”,再如监管机构还以“与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相违背”为由,禁止使用文字游戏和双关语。

抛开嘻哈风波以及由此而起的官方作为,更大范围来看,至少说明一直在倡导的文化自信目前还没有真正自信起来。要知道,中华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求同存异和兼收并蓄,唐朝所以出现盛世局面,主要在于它的开放与包容。胡人和很多国家的人都可以到长安为官,和日本的关系也很热络。因此“中华”,是个大包容的概念,“中华文化”的最大特点在于它的包容性。简单直接的一刀切,恰恰与文化自信背道而驰。

嘻哈文化在中国真正发展起来是在2017年《中国有嘻哈》之后,嘻哈音乐走进大众的视野,开始变得不那么小众,这些新兴的人与事物,都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原有的审美价值体系。但在PG One事件之后,大众加深了对嘻哈音乐“黄暴”的刻板印象。其实嘻哈文化作为舶来文化,不仅仅只有黄赌毒,嘻哈的内核是“和平与爱”。嘻哈在中国的发展应取其精华,剖开黄暴的表面,看到和平的内涵。

话说回来,广电总局多次剑指娱乐圈,下令整改,也体现出了娱乐圈乌烟瘴气的特征。作为艺人,事实上他们的一言一行就已经成为了社会性的价值标杆,既然选择了万众瞩目的“光鲜”,也就选择了更大责任与义务的担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