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喀什数十名官员被捕 南疆或陷双重困境

近日有一则消息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尽管官方渠道至今未有进行证实或否定辟谣,但消息传出不久后即遭全网删除,使一些观察人士认为该消息的真实度大为提升。

据一长期发布中国反腐动态的自媒体爆料,从2017年九月底到2018年一月中旬,新疆喀什检察分院共对37人做出逮捕决定。其中包括莎车县委常委、公安局长蔡全胜、伽师县委常委李胜昔、莎车县公安局副局长王涛、莎车镇党委书记秦德友、莎车县依盖其党委书记马新平等人。

在这份名单中,多数被捕官员均为县、乡、镇党委书记,此外还有不少如公安局长、派出所所长等政法系统官员。从罪名上看,则绝大部分为“涉嫌受贿案”,个别为“涉嫌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等。

而涉及地区,则有莎车县、伽师县、英吉沙县、巴楚县、疏勒县、叶城县、麦盖提县、岳普湖县、泽普县等地,几乎囊括喀什地区所有行政区划。

分析人士称,近年来新疆——尤其是南疆地区,安全形势开始呈现越发复杂的趋势,暴恐与贫困成为困扰这一广阔区域的两个关键问题。尤其是前者的不断衍生和形变,某种程度上绑架了该地区的脱贫,使本不太相干的两者成为新疆安全隐患的一体两面。未来中共的新疆治理可能会面临更多挑战,其现行基层政策及治理模式有必要进行更为细致科学的检视。

譬如此番喀什地区大面积的官员“坍塌”,即是类似问题不断暴露出来的综合表现。

具体而言,在反恐层面,官员群体中的部分人正为暴恐活动提供重要支持。位于南疆的喀什及和田地区,是新疆目前“东突”最有市场的区域,也是发生暴恐袭击事件最多的地区。在2013年中国公安部公布的第一批“东突”名单中,11个恐怖分子中,9个便是南疆地区的。而在2009年“7·5”暴恐事件发生后,新疆后续较为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也大多数来自南疆,特别是喀什地区。

目前看来,南疆的暴恐问题所以“久治不愈”,恐怕当地的基层治理系统仍需进行持续彻底的整治。

从去年年初开始,新疆高层便开始屡屡提及“两面人”。在一场自治区纪委全会上,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称,“要严厉查处反分裂斗争中的‘两面派’‘两面人’”。此次表态后,后续一批以政法系统为主的官员即相继落马,如自治区教育厅厅长沙塔尔·沙吾提、和田地区公安局副局长尼加提·阿吾东、墨玉县公安局政委阿巴白克·伊力等人,均遭撤职调查。

新疆党媒亦刊文指,“两面人”一旦出现,就可能在政府、经济、宗教、教育等各层面向暴恐活动提供暗中支持,成为所谓“三股势力”的保护伞和资助者,使中共的维稳政策难以贯彻。

这是其一。而另一层面在扶贫问题上,南疆地区也正面临严峻考验。

透过前述落马名单中,绝大多数都因涉嫌受贿可知,经济犯罪是这些官员落马的主因。而在不到半年时间内,喀什地区的大量基层“一把手”被查,分析者称,背后很可能是近年来愈发向南疆地区倾斜的巨量扶贫款项。

当地的一则报道曾表示,在2016年半年间,喀什即有121个贫困村共计28万人高水平脱贫。而数据背后,则是大量的帮扶资金。也是在2016年上半年,喀什地区单位自筹及协调引进帮扶资金一亿多人民币,协调引进帮扶资金也达五千多万。

这还只是所有扶贫资金中的一小部分。据喀什政府公布的信息,其2017年第一批专项扶贫资金预算额度为十亿多人民币,第二批专项扶贫资金预算额度也达八千多万元。另如用于易地扶贫搬迁的融资资金,也超过15亿。

作为一个地广人稀,人口不到500万的地区,如此巨大的扶贫资金背后,自然也意味着无数的灰色利益空间。而基层官员的经济犯罪一旦和所谓“两面人”结合,不难想象会给这一地区的暴恐活动带来何种帮助。

去年二月中旬,新疆曾在喀什举行自治区反恐维稳誓师大会,既为震慑,也拉开了此后南疆地区严打暴恐的序幕。但值得关注的是,在物理层面对恐怖组织的打击之外,如何在另一层面清除暴恐活动产生的根源,恐怕越来越成为新疆解决安全问题的应有之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