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万亿美元债务陆续到期 中国违约风险加剧

随着中国债务到期越来越多,引发了业界对其违约风险的担忧。

据《金融时报》1月29日报导,数据服务商Dealogic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的公司、国有企业、金融机构和主权借款人(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将有4090亿美元在岸和离岸债券到期,2019年为6190亿美元,未来五年将要到期的2.7万亿美元债务占中国4万亿美元未偿付债务总额(包括永续债)的一半以上。

目前,货币宽松环境越来越窄,利率越来越高,发行新债的成本也越来越高。如果公司以更高的利率重新发债或借款,将推高总偿债成本。而大陆很多公司在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很多用借新债还旧债的方式融资偿债。

报导表示,近年来,大陆债务规模大规模增长,更高的偿债成本将给一些借款人带来压力。Dealogic的一些分析师表示“有理由”担忧,因为“整个经济建立在太多债务之上”,这“可能成为公司的压力(来源)”。

花旗集团(Citi Group)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对此表示,大陆国有企业是中国经济中的一大债务人。他认为相对于去年,今年将允许发生更多的违约。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底之前,中国国有企业负债总额超过94万亿元人民币,成为引发中国全面金融危机的一颗定时炸弹。

地方债也是大陆金融风险的来源之一,截至去年11月,中国地方债余额近17万亿元人民币。这可能还不包括地方政府通过影子银行的借贷。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去年末警告中国地方信贷过度扩张,尤其是影子银行问题,将给中国金融市场带来风险。

大陆居民近年来因为买房,大量借贷,中国社科院此前发布的《中国住房发展报告(2017—2018)》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居民购房抵押率升至50%,已经接近美国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前的水平。

有经济学家们认为,大陆危险的还不是债务率本身,而是债务增加的速度。这一趋势是否会引发金融危机,殊难逆料。

经济学家、前德意志银行首席经济师、现任弗罗斯巴赫.冯.施托希研究所(Forschungsinstitut Flossbach von Storch)所长迈尔(Thomas Mayer)认为,难以确定,但“已能看到,出现了一些危险的迹象”。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终身教授谢田也认同德国学者的分析。谢田说,在正常社会里,过度举债会导致企业大量破产,但在中国,这些西方学者可能没有看到这个现象。中央政府不会任由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破产,很可能加大印钞票力度。

有分析家认为,代表中国出现达沃斯经济论坛的新任中共中央常委刘鹤将出任副总理,主管经济。新的一年中国经济怎么走,中共中央的人事安排至关重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