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堑变通途 千里蜀道一日还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本报讯】刘怀英报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是以前广元交通的真实写照。

英雄的广元人民从未屈服于大自然的考验与磨砺。
战国以来,为了打通巴蜀文明与中原文明沟通的桥梁,巴蜀先民在悬崖绝壁、崇山峻岭间开凿古栈道,开拓出金牛道、米仓道、阴平道等著名的古蜀道。

时至今日,素有中国交通博物馆之称的朝天明月峡古栈道依然魅力无穷。

1936年,川陕公路建成通车,即(现国道108线)是陕西甚至宁夏、甘肃入川的一条重要通道。

1958年1月1日,新中国第一条工程艰巨的铁路——宝成铁路,横贯广元,成为新中国突破“蜀道难”的第一条铁路。

2017年12月6日,西成高铁全线开通运营,西安至广元的运行时间将由长达6个小时缩短为现在仅有2小时20分钟。作为我国首条穿越秦岭山脉的高速铁路,西成高铁的开通已经让“蜀道难”成为历史。

建市至今,广元已形成直接汇集西成、兰渝、宝成、广巴4条铁路,绵广、广甘、广南、广陕、广巴、广元绕城共6条高速公路,212、108等普通国省干线公路13条,6条空中航线和嘉陵江Ⅲ级航道的立体交通体系……至此,昔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今朝天堑变通途,千里蜀道一日还。

“海陆空”齐上阵承载出川梦想

宽阔平直的高速公路上,如梭的车辆风驰电掣;蜿蜒平整的乡村道路上,客货汽车满载着丰收的喜悦南来北往;一条条新航线陆续开通,高速铁路、广元港已建成运营……川北大地上一幅幅流动场景如同优美的诗画,映射出广元交通发展巨变。

“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目睹广元交通发展巨变后,著名笑星潘长江曾在苍溪梨花节上不无惊诧地说:“来到广元,一下子觉得眼前亮了起来,道路变得宽畅了,景色变得美了,土地变得绿了……”

经济学家把交通称作文明之舟、经济之脉。

“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隔山能讲话,走拢要半天”,流传于广元民间的顺口溜折射出广元道路不畅的现实。交通基础薄弱是制约广元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

2004年,全市高速公路通车里程仅59.7公里(占全省的3%),除绵阳之外,高速公路与周边毗邻省市均未连通。铁路营运里程214公里(占全省的7%)人均拥有铁路仅7厘米,相当于一根香烟。

交通功能不完善,公路、水路、铁路及航空的“集、疏、运”系统尚不配套,协调能力弱,“通而不畅、自用为主”的特征十分明显。

为此,广元人从先进发达地区的起跑线上,看到了优先发展交通所带来的巨大经济社会效益,看到了交通发展滞后所引发的运输难、进出难,带来了招商引资难、经济社会发展慢。

区域竞争的核心是枢纽之争。谁抢先形成枢纽,谁就抢占了先机,就能够形成优势相对突出的经济高地。通过西成高铁、兰渝铁路、宝成铁路、成绵广高速公路、国道108线、国道212线,可通达全国各地。

如今,绵广、广巴、广陕、广甘、广南、广元绕城高速公路形成的高速公路路网,广元机场已开通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海口6条航线, “千里嘉陵第一港”广元港已投入运营,同时,宝成铁路、兰渝铁路、广巴铁路和西成高铁已形成了立体交通体系,枢纽功能和辐射能力全面提升,基本建成西部综合交通枢纽广元次级枢纽。

如果诗仙李白能重游蜀道,一定会惊叹“蜀道易”,并即兴赋诗:“朝辞皇泽水云间,千里山路半日还。广元美景未赏尽,高铁已过剑门关。”

织乡村路网 构筑幸福康庄大道

“条条大路通农家,路面平整又硬化。拉进运出省功力,科学发展魅力大。感谢政府来重视,丢了扁担车子化。”这是广元市苍溪县高坡镇关圣村的村民们编唱的顺口溜。

在广袤的农村,初春袭来的山野之间,一条条通村公路萦绕梁峁,一座座便民桥梁跃河而过,为偏僻沉寂的山村注入了无限生机与活力。

要想富,先修路。人民群众的期盼,正是市委、市政府工作的着力点。近年来,全市加快推进农村公路建设取得了丰硕成果。

“以前从家到旺苍县的白水镇赶集走路需1个多小时,现在水泥路修通到家门口,只需20分钟。”3月10日,昭化区柳桥乡普子村5组82岁村民徐建海告诉记者。

“路修通了,现在只需一个电话,化肥、种子等农资就直接送到家,普子村村民赶集方便了。”76岁的徐建乾接过话茬。

从路不通到路路通,从泥巴路到沥青路、水泥路、沥青砂石路……一条条农村公路环山绕水,通向全市大山深处的每一个村镇。

发展“车轮经济”,路随产业走,产业围路转。这是广元完善乡村路网规划的最基本定位。

剑阁县毛坝乡百花村勇记生态养殖场的负责人何金亮说:“以前路不通,卖猪只能从毛坝走柳沟、五连等乡镇再到绵阳市的梓潼县。现在路通了,开车可从毛坝直接到开封再到梓潼县,要少走30公里的路。”他现在办起了养猪场、跑山鸡饲养场。“我与种烟大户贾成良就是因为路通了后才回家发展产业的”。

毛坝乡烟叶、畜牧养殖业正茁壮成长,贾成良的年纯收入已经超过10万元。何金亮的养殖场正在准备二期建设。去年,毛坝乡农业生产总值已达4249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6115元。

广元市把农村公路建设与新村建设、产业集中区、农业产业化基地、沟渠整治、农村新居工程建设及重点镇、中心村建设统筹安排,科学规划,既方便了群众出行,改善了村容村貌,又带动了产业发展,繁荣了农村经济,提高了群众生活,农村公路综合效应得以凸显。

断头路没了,产业园区路筑起了,幸福洋溢在百姓的脸上。

据统计,“十二五”期间,广元累计新改建各类农村公路9260公里,完成安保工程3700公里,完成渡改桥83座。

公路通到哪里,产业发展到哪里;产业发展到哪里,交通服务到哪里。目前,广元的乡镇100%通油(水泥)路,100%的村通公路。有效解决了群众“出行难”。

近年来,交通不仅拉动了农村经济的发展,还拉动了旅游产业发展。

3月11日是周末,记者在利州区回龙河街道办学工村10组彭广金的农家乐松涛山庄看到,松树环绕的庭院干净整洁,不少客人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聊天喝茶。

“我每月有1万余元的纯收入。”老彭得意地说,广元至天曌山公路通车后,他觅得了商机,赶紧打造农家乐。自农家乐开张后,生意一直不错,来松涛山庄休闲得提前电话联系。来消费的客人不仅有广元城区的,还有来自成都、绵阳的。这,也仅是交通带动旅游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广元居成都、西安、兰州、重庆四大省会城市的几何中心。2016年,省发展改革委批复广元至平武高速公路,项目建成后将是我国西北地区进出九寨沟最便捷的通道。广平高速建成后,能够实现广元3小时左右到达九寨沟,1小时左右到达唐家河。

如今,交通的便捷,特别是西成高铁的开通,更是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来广元旅游,2017年,广元全年旅游接待人数4514.47万人次,增长19.1%;实现旅游收入334.56亿元,增长26.6%。交通的便捷,在吸引游客的同时,更吸引来国内中青城投、华侨城股份公司、东方园林产业集团、中航工业等一批大企业来广元投资项目……

从“蜀道难”到“蜀道通”,如今,“养在深闺少人识”的广元走向全川、全国、全世界的步伐正在加快。

分享: